「別激動,放鬆……放鬆……告訴你他們狼子野心的人……是誰?」

    眼看屈芊雨隱隱有醒來的痕跡,景梨再次開始安撫。讀字閣 m.duzige.com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每次睡著,都有人在我耳邊告訴我他們的一切噁心……他們是壞人……他們是壞人……」

    輕輕搖頭,屈芊雨痛苦的回答。

    「那聲音你是不是聽過……是不是覺得很熟悉,好好回想一下,你肯定能記起來的,加油……」

    隨著景梨的聲音,屈芊雨進入回憶中。

    許久之後,她再次開口,「我聽出來了,是駱醫生,是她一直在我耳邊告訴我,那對父女不是好人……」

    果然是她啊。

    景梨眼中閃過一抹鋒銳。

    而她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消除屈芊雨的心理暗示。

    「忘記她所說的話吧,只要你忘了,以後就不用再被她的聲音困擾,你可以好好睡上一覺了……」

    很快,心理暗示起了作用,屈芊雨沉睡過去,緊蹙的眉頭鬆開,那神情,是許久未見的放鬆。

    搞定。

    收回手,景梨拿起桌上正在錄音的手機,起身走出房間。

    「怎麼樣?」

    門口,一行人哪裡有工夫吃飯,都眼巴巴等在那呢。

    「小錦鯉,我老婆不會有事吧?」

    荊哲最擔心的,是屈芊雨的身體會出問題。

    她最近睡的不太安穩,經常會在半夜驚醒,吃的也不正常,整個人都瘦了許多,精神狀態也不好,他現在對外都是稱她病了拒絕她出席任何官方活動。

    「是駱思妤做的,我解除了心裡暗示,別擔心,小嬸嬸只要休養一段就會恢復的。」

    景梨將錄音播放給眾人聽。

    「你打算怎麼辦?」

    荊煬問荊哲。

    荊哲現在很火,「這事就交給我去辦吧,放心,肯定會給你們一個交代的!」

    當晚,駱思妤被他父親從床上拖起,一句話不說扭送進了神經病院。

    「爸,我已經好了,為什麼還要把我送進來,你瘋了,這個地方是正常人能待的麼?!」

    被束縛帶束縛著,駱思妤瘋狂掙扎。

    她不明白,她明明已經痊癒了,為什麼她父親還要將她送到這個鬼地方,這個地方,是她的噩夢之地!

    「女兒啊,別怪爸爸狠心,這是我唯一能保你的方式了,你可真是愚蠢,竟然會對總統夫人下心裡暗示,為了整個家族,只能委屈你了!」

    駱父也很無奈,荊哲的原話是,「既然是個瘋子,那就讓她好好待在神經病院,不要出來禍害人,你們若是捨不得,我可以代勞。」

    要想保住整個駱家,就只能犧牲這個女兒。

    「我沒有……爸,你要相信我……我不要住這裡,沒瘋也會被逼瘋的……爸,我求你……放我出去……我要去找婓陌……」

    駱思妤瘋一般瘋狂掙扎,聲淚俱下。

    「婓陌,從來都不屬於你,放棄吧,女兒……」

    嘆了口氣,駱父對著醫護人員使了個眼色,很快,醫護人員將手中的鎮定劑注射進駱思妤的血管中。

    「不……你們不能……不能這樣對我……」

    掙扎漸漸擬態,駱思妤滿臉淚痕昏睡過去。

    神經病院,是她這輩子最大的歸宿,也是荊哲對她的懲罰!

    兩年後,在520這一天,因為就讀國防大漸漸淡出大眾視線的景梨破天荒發了一條微博,配字:一加一等於幾?

    而她所配的圖,是她和婓陌的結婚證。

    照片兩人穿著白襯衫,她的長髮因為就讀軍校而剪短,顯得幹練而

慕小暖經典小說:團寵小人魚成了頂流  快穿宿主今天又黑化了  誘妻入懷:腹黑老公,別亂來!  
相鄰:牧行斗羅 回到過去當大咖 笑傲漫威的賽亞人 地府巡靈倌 夢回漢時:東風若與周郎便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