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佳之還是第一次在鄭眾的車上聞到煙味,他以前也抽菸,但是從來不會在她面前抽。筆硯閣  m.biyange.com在韓佳之面前,他從來都是一個不抽菸、不酗酒、親和的父親。

    他永遠都在扮演著一個完美的父親,所以在韓佳之得知他其實並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樣完美時,她才會如此的憤怒。心中對鄭眾的敬愛之情,變成了一股隱隱的恐懼。

    到底是多大的毅力,才讓他在韓佳之面前扮演了十幾年的好父親,這樣壓抑著自己。

    而如今,韓佳之已經不是那個需要繼承韓氏的繼承人了,鄭眾也不需要壓抑著自己的本性,開始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惡習。

    這樣的微妙轉變,當然逃不過敏感的韓佳之。

    韓佳之不屑地說「她不配稱為母親,這樣偉大的詞,怎麼能用來稱呼她?她只不過是奉獻了一個子宮而已,每個女人都有子宮,但是並不是每個人都是母親。」

    母親?韓佳之永遠都不會承認那樣的人會是自己的母親。

    儘管韓佳之也是個惡劣的傢伙,儘管也有人在私底下詛咒韓佳之進監獄這樣的話。可是她從來不會去理會這些小丑言論。

    而如今看來,這些話都是有依據的。

    因為生她的那個人,也是這樣劣跡斑斑的傢伙,是一個該進監獄的人販子。

    是了,韓嫚那樣刻板的傢伙,怎麼會有她這樣惡劣的女兒?原來基因這種東西,從一出生開始,就已經註定了,這輩子都改不了了。

    兩人都再次陷入了沉默。

    他們從親密無間的父女,變成了如今話不投機半句多的仇敵,這中間發生了多麼曲折的事情,是無法對外人言語的。

    兩人每一次談話,都會無疾而終,變成死氣沉沉的沉默。

    外面車水馬龍,行人行色匆忙,大家仿佛都有自己忙不完的事情,沒人會理會這輛停在路邊的車子裡發生了什麼。

    他們又有著怎麼樣的故事,沒有會去理會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因為大家都太忙了,忙得沒有事情停下來聽一聽,看一看。

    韓佳之煩躁地撩了撩頭髮,說「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先走了。」

    鄭眾熄滅了手上的菸蒂,從夾層里拿出一張卡遞給了韓佳之,說「既然,你不肯認我這個父親,那這就當是我仁至義盡了。」

    鄭眾的言語中,充滿了對韓佳之的失望。

    韓佳之接過鄭眾手裡的卡,說「你的仁至義盡,我收下了,還有什麼事嗎?」

    鄭眾關上夾層,問「你最近跟杜止謙還有聯繫嗎?」

    韓佳之錯愕地看向鄭眾,這種時候,鄭眾突然提前杜止謙,答案不言而喻了。

    從鄭眾出現,到現在,他所說的一切感慨,一切關心,都只是為了現在這句還跟杜止謙有聯繫嗎?

    也難怪,對於她這個毫無利用價值的人來說,怎麼值得他突如其來的關心呢?

    鄭眾對別人的好,總是帶有目的性的。如果能讓他在百忙之中抽空關切兩句,那足以說明你有著十分重要的利用價值。

    而現在,韓佳之身上唯一的價值,竟然是杜止謙!

    韓佳之憤懣地說「我和杜止謙已經一刀兩斷了,如果想要利用我去幫你爭取到杜家的支持的話,那恐怕是要讓你失望了。」

    鄭眾勸說道「他還喜歡你,我覺得你們或許可以重新開始。佳之,找到一個對自己專一的人並不容易。」

    韓佳之冷笑道「你以前可不是這樣說的,你當時不是說我現在應該以學業為重,戀愛的事情可以放一邊嗎?」

    鄭眾說「還有十幾天你就要高考了不是嗎?也是時候該考慮一下談戀愛的事情了。」

    鄭眾這番話,卻讓韓佳之驟然憤怒起來,怒喝道「韓嫚說得對,你就是她口中

相鄰:狗腿是無辜的 超神學院之變身女媧 香嫵 巫師再臨 九天煉神訣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