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攔住她!」沈浩怔愣一下,一邊砸搖搖欲墜的陣法一邊喊道。燃字閣 www.ranzige.com沈浩再次揮下破天錘,起死回生陣砸碎的最後一霎那,他如釋重負的呼出一口氣。

    八爪魚聞言,甩出一條爪子攔腰捲住正掐著一人脖子吸氣的錦兒,另一條爪子重重的朝她胸口錘下再將她一甩直接砸向黑袍老者。

    「錦兒!」身體不斷膨脹的黑袍老者心疼無比的抱住她,看著她被砸的稀碎的胸口,感受到手中的人最後縈繞在心口的一絲生氣退散,衰老的臉上滑下一滴眼淚。

    他的錦兒終究還是沒能好好的再看一眼她最喜歡的人間。一雙充血的眼沉沉的看著眾人,身體膨脹的速度加快,不過一息時間竟是要到達爆炸的臨界點。

    「怎麼辦?」海獅驚慌的轉頭問沈浩。

    「殺!」沈浩毫不猶豫道,沒了生機奪靈陣與起死回生陣的牽制,他不在停留在原地,手握破天錘飛身來到海獅身旁,默念著法訣揮著破天錘朝黑袍老者膨脹的身體砸下去。

    「咚!」到底和黑袍老者差著一個大階的修為,沈浩的攻擊非但沒在黑袍老者身上留下一絲一毫的傷害反而增加了黑袍老者膨脹的速度。

    沈浩有些傻眼,與海獅對視一眼,紛紛揮著各自的法器朝黑袍老者攻過去。

    突然不知道從哪來的一團黑霧將眾人籠罩住,不過眨眼間又消失的無影無蹤,而原本站在他們面前的黑袍老者還有他抱著屍體消失的無影無蹤。

    沈浩與海獅等警惕的看向四方,整個神殿中除了一陣「咔咔」的聲音再無其它動靜。

    「這是什麼聲音?」海豹有些害怕的躲在海獅身後,小聲的問道。

    沈浩還未來得及回答,只聽得一陣轟隆隆的倒塌聲瞬間響徹整個落雲秘境,他們所處的神殿如同大海風浪中的一葉扁舟,搖擺著,沉浮著,似乎下一息便會被傾覆。

    落雲秘境外,清歡真君捂著一顆慌亂的心,擔憂地看向落雲秘境的入口處。不知為何這些天她有一股不安的情緒縈繞在心頭揮之不去,特別是在兩刻鐘前感受到從秘境中蔓延出來吸取生機的力量又在剛剛突然消失。

    「掌門師兄?」清歡真君嚯地抬頭看向半空中,有些驚疑的喊道。

    清歡真君還在自我懷疑是不是她最近心神不寧導致眼花看錯了人,隨後明華真君,明澤真君,九霄真君等陸陸續續的來到。

    「師妹,這秘境中如何了?她,她們出來了沒有?」文裕真君一把抓住清歡真君,焦急的問道。

    清歡真君搖頭,「還沒,按理說早該出來的了。」

    清歡真君正想問為何師兄妹們都來這,隨後看到不遠處的幾個黑點,瞬間閉口不問了。

    「凌雲掌門也在!」振源真君抱拳客氣的朝文裕真君問好,隨之焦急的看向劍宗的人問道,「娃娃們還未出來?」

    劉文沉著臉搖頭,隨後將之前發生的事簡單的說了一遍。

    振源真君從袖口中掏出隨身攜帶的本命燈,揪心無比地盯著上面雜亂無比的裂紋嘆氣道:「也不知他們會有什麼造化。」

    一直守在落雲秘境之外的人看到布滿裂紋的本命燈刷的臉色蒼白,他們終於知道為何各門各派的元嬰真君都過來了。

    「剛剛,剛剛秘境······」清歡真君顫抖著嘴唇指著秘境入口剛想將剛才發生的事情告訴文裕真君等人,只聽得從秘境中傳來一陣轟隆隆的巨響,隨之秘境入口的結界一陣晃蕩,龜裂。然後一個個黑點從高空中墜落,發出一陣陣「嘭嘭」的重物落體的聲音。

    高空落人的聲音持續了十幾息,落雲秘境的結界在眾人還未回過神的時候慢慢的消失。

    隨著結界的消失,落雲秘境正式關閉。被強行拋出落雲秘境的眾築基修士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等著各位爹

相鄰:江湖梟雄 六道佩恩重臨末世 古妖血裔 致命親愛的 七界之都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