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花園 > 女生小說 > 錦衣衛的自我修養 > 第三百四十四章大結局

    最終為保曹丙燁,孟竹舟與江半夏達成臨時合作,矛盾直接劍指李三順,將監督不力的名頭按在李三順的頭上,他是司禮監掌印,當初甄選道人進宮時沒有他的同意曹醇如何能一人做主。一筆閣 yibige.com 更多好看小說

    這頂帽子扣下,李三順百口莫辯,又加之他掌印後張狂至及,得罪朝廷內外之人數不勝數,牆倒眾人推,盼著他死的人多如過江之鯉,最後被判去為先帝守陵。

    弄潮半生,結局潦草又可悲。

    在這期間,閹黨元氣大傷,東林黨、浙黨等人紛紛將矛頭對準出盡風頭的江半夏,他們接連上疏,彈劾江半夏以權謀私、意圖霍亂超綱,又指摘她是女子有違德行,條條罪證,件件有據。

    清流們更是寫出諷刺江半夏的詩作文章,從馬廷鸞的《歷代女禍論》到歐陽修的宦禍深於女禍,借古諷今,更有好事者傳言『女人當官禍國惑主以亡國,不是祥兆。』以圖從輿論上抹黑於她。

    江半夏聽後不以為意,只說『滿朝堂針對一個女人,只能讓他們更顯無能罷了。』

    嫉妒和仇恨的目光不能使她退卻,反而會讓她更加的耀眼奪目。

    就在這樣一種緊張的氛圍下,江半夏發起反攻,她先拋出一批行賄受賄的證據,後又當廷聲淚俱下的控訴,將那一樁樁一條條罪證全部拆開了說,拉出已死的慶文帝,表明自己只是為皇帝做事,你們這些竟敢質疑先皇的決定,壞祖宗的規矩,根本就是居心不軌!

    隨後轉頭又抓了這些人的家眷亦或者是把柄。

    她的手段十分高明,搞不定你們,搞定你們的家人也可以,那些只會紙上談兵的東林黨人被氣的七竅生煙。

    朝中盡傳『江夏盡竊大權,生殺予奪,使朝廷內外只知有江夏不知有殿下,實乃禍害!』

    可這些話根本傳不到小太子耳朵里,後面更令他們絕望的是,戶部空降了一位姓孟的侍郎,此人乃是未來天子欽點,一進來就開始到處搞事情,豬準備太子登基大典的月余時間,戶部被掀了個底朝天。

    戶部尚書殷知曾自嘆不如,當即遞了摺子要乞老還鄉。

    「老了,這是年輕人的時代,與我們無關。」殷知曾攙扶著龔綏行走在金水橋前,眼前重新粉刷的紅牆碧瓦在春日澄明的陽光下熠熠生輝,一切粉刷過後又都是嶄新的。

    「啊?」龔綏佝僂著身子豎起耳朵大聲問:「你說什麼,明濟?」

    「我說,我們老了!」殷知曾在龔綏耳邊大喊。

    「是啊,是老了。」龔綏聽了後指著自己的耳朵感慨:「老夫八十多歲了,耳朵聽不見,眼睛也看不清楚。」

    「明濟啊,你和老夫說說今天皇上穿了什麼?」

    「自然是袞服,您忘了,今個殿下登基。」殷知曾扶著龔綏一步一步的走向奉天殿。

    過了良久龔綏才緩道:「穿的還是皇爺那身啊。」

    小太子登基,一切暫時塵埃落定,鮮血陰謀造就的王座讓他如坐針氈,不過這又如何,他現在是皇帝,是這個國家的主人,他絕不會像他父皇一樣窩囊至死,他要重振大銘!他要守住這大銘江山!

    於是小太子以昭武為年號以示與慶文帝的區別。

    昭武元年。

    春日天朗氣清萬物復甦,到處洋溢著青春的氣息,就像他們的新皇一樣青春稚嫩,似乎都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又似乎變得虛無縹緲。

    「東北總兵來折,遼東女真人突襲邊境!」

    「浙江布政使來折,南海商船被劫倭寇盡屠數十村落!」

    「糧賑災的糧不夠了。」

    「沈家捐的家財難道還不夠?」江半夏揉著眉頭:「那可是數百萬兩白銀。」

    回話的人聲音越來越小:「被抗倭軍隊截走發軍餉了」

    

相鄰:重生之農女要逆襲 艾澤拉斯超人 我在末世有個傳送門 快穿之廢掉那些傻白甜 深空旅人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