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花園 > 仙俠小說 > 從笑傲開始的江湖路 > 第46章 太華與太和

    測試廣告1

    沈元景心情愉悅,縱馬緩緩南歸,思忖道:「蒙古來的兵患算是解了大半,現下就只有金國,那完顏守緒面上是十分之恭敬,可做皇帝的,哪一個能心思單純。筆言閣 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說

    再者金國夾在兩國之間,偏又北強南弱,之前一代的金國皇帝面對強壓,慌亂之間錯誤百出,竟然要攻掠宋國土地,來一招拆東牆補西牆。從治國來看,自然是目光短淺、昏庸至極;可單就人之性情出發,未嘗不能理解,弱者豈敢向強者齜牙,自是去尋更弱者欺負。」

    他此時也不願意費心思在什麼權謀機巧上面,對付金國皇帝,依著葫蘆畫瓢便是,能逼退窩闊台,自然也能夠壓服完顏守緒。

    行了多日,到了華山之上,距上次來此,已經十個年頭了。山還是山,可周遭模樣大變,多出了好些個小村鎮,頗有幾分盛世氣象。

    清虛大殿立於玉女、蓮花、落雁三峰之間,坐北朝南,上鋪琉璃瓦,單檐歇山頂,下朱紅大柱,青石地磚,供奉著清虛真君的神像。

    格局如皇家宮殿御苑,規模宏偉,布局嚴謹;院落裡面林木繁茂,山石嶙峋,從高處望來,氣勢十分之宏偉。

    每日上山之人,接連不斷。沈元景眼見著一個一個的錦衣者,接連入內,祭拜過後,又往後院去遊玩;其餘麻衣者甚至衣不蔽體的乞丐,被阻於殿外,缺不嫌棄,依舊跪在地上,面色肅穆,誠心叩頭。

    他一時間也不知能說些什麼。

    ……

    這夜天色晦暗,金國皇宮早已靜悄悄的一片,沈元景入到裡間,登高一望,瞧見一處有光亮的位置,趕了過去。

    在屋頂透過瓦縫,往裡面看去,只見一個身穿龍袍的中年男子,斜靠在一把椅子上假寐。裡面燈火通明,卻並無其他人伺候,門口也不見守衛。

    沈元景落了下來,進到裡面,道了聲:「醒來!」聲音遙遙傳去。

    那龍袍男子驀然睜開眼睛,見到了他,先是一怔,而後立刻清醒,站起身來作揖,恭敬說道:「完顏守緒見過清虛真君!」又直起身來,仔細打量,眼綻精光。

    這樣一番布置,這樣一種表現,顯然對方是知道有人要過來,沈元景問道:「你早就知道我要來此,一直守在這裡?」

    完顏守緒回答道:「真君孤身北上,追擊蒙古人,於千軍萬馬之中,生擒敵酋窩闊台,逼他簽下城下之盟。這消息傳到京城裡來,已經有五日了。我每夜等在此處,便是知道真君肯定會來。」

    沈元景往前幾步,在屋中間站定,輕笑道:「難不成這消息長了腳,怎會傳得如此之快?」

    對方答道:「王摩詰詩中有云:『一身轉戰三千里,一劍曾當百萬師。』世人都以為是誇張之語,真君此番作為,才讓人知道,此言不虛,若不能輕易轟傳天下,才是怪事?」

    完顏守緒頓了一頓,見對方不說話,又道:「自不必說我金國上下,人人歡呼了,就是南面的趙昀小兒,恐怕也早就得到消息了。真君若再往宋國皇宮一行,他定然不會像上次那樣無禮,少不得也要設宴款待,封賞一番。」

    沈元景嗤笑一聲道:「他那人小氣得很,心眼又多,封賞什麼的我也不稀罕,只要他不來煩我即可。」

    完顏守緒聽了眼睛一亮,遲疑一下,還是問道:「真君,我聽人說,你是宋徽宗時候出生在延安府的,是也不是?」

    沈元景搖搖頭,道:「我非趙宋時候降生之人。」

    「請恕我大膽,既然真君不是趙宋之人,為何要流連武當山不去,還應下了護衛荊襄之地九年的承諾來。」完顏守緒心裡一喜,小心說道:「華山本是真君一直以來的潛修之地,我為表誠心,遣人在造下宮殿,又數次上山求肯,真君卻去一次也未現身,著實讓我心傷。」

    他這一

催墨成書經典小說:未竟的榮光  
相鄰:
語言選擇